<track id="wotmtGC"></track>
  • <track id="wotmtGC"></track>

        <track id="wotmtGC"></track>

          • 日本少女漫画无翼鸟

          赛博朋克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一个格子间的打工人,你每天从拥挤的小房间里醒来,卧室小得只能放一张床。

          你是被四面墙壁上定时播放的广告吵醒的,充100信誉点的会员可以屏蔽广告,可是你想想还是算了。

          这一片区的邻居也都和你一样是这个大公司的员工。

          之所以扎堆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老城区的房租廉价,但是筒子楼楼挨楼层层叠叠令人窒息。

          不过你这里还好,你卧室的窗对面可以看到公司大楼。

          设计前卫,装饰简约,晶莹剔透的幕墙闪耀着耀眼的霓虹灯。

          里面一个厕所比你全部卧室还大。

          说起厕所,前几年公司的每个蹲位上都安装了计时器,正确记载了每个员工的带薪拉屎时光,统计成表格跟年终挂钩,每个月上厕所时光最长的会被主管谈话,运气不好就被辞退。

          所以从去年开端已经有同事安装人造膀胱了,可以每天只去一次厕所清空内存,但是有点贵,只有工作了十年的老员工有点积蓄才安得起。

          你说你还年青,憋得住。

          但是常年工作你的颈椎不行了,偏偏城市一直都是下雨天,你给同事发了个新闻吐槽下颈椎疼。

          然后你打开三维全息电脑筹备工作,开机期间铺天盖地的弹着广告,到处都是人造颈椎,0首付,支撑分期,没钱还可以贷款。

          你划了一下,价钱贵的惊人,尤其是你们公司出产的人造义体。

          最后你还是选了一个无线电磁按摩仪,它可以和植入你大脑神经中枢的芯片衔接,通过不间断地放电麻木你的痛觉神经。

          不过你还是挑了一个价钱中等的,因为听说最近地下黑帮会往按摩仪里面置入病毒程序,那种程序可以刺激芯片,让大脑释放几百倍的多巴胺,中招的人纷纭都会上瘾。

          究竟一分钱一分货,安全第一。

          之前你隔壁工位的同事就是粘上了这个电子毒品,不得不一直定期高价从黑帮手里买电子海洛因。

          后来积蓄用光自尽了。

          他逝世了之后,全身的器官在黑市上都被卖光了。

          除了大脑,大脑是最不值钱的,充斥了记忆的大脑在那些商人眼里只是装满了的垃圾袋。

          估量在他逝世之前,就被器官移植适配的人盯上了。

          现在每个人的基因信息都在数据库被分析的一清二楚,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器官出了问题,动动手指就能在数据库里找到适合的器官,这样他们又能持续活好几十岁,也许几百岁都说不定。

          他们是不屑于安人造器官的

          你的老板据说就是活了200岁了,但你从来没见过他真人。

          像他那样的上层人士住的处所在天上,那是一个应用反重力技巧悬浮的小岛。

          漂浮在稠密的酸雨云层和混淆着废金属颗粒雾气的上方。

          那里据说能看到晴朗的太阳,能呼吸到不灼伤肺部的空气。

          辛劳工作了一天,你回到自己的格子间,突然停电了,本来房东又开端涨价了。

          你拿出一个充电宝,接上了一个小台灯,电量足够她发出几个小时的微光,好让这个孤单的夜里多一点活力。

          这时,窗外的公司大楼突然亮了起来,幕墙上宏大的投影广告屏打出新年快活的图像。

          上面播放着你的老板的新年贺词,他穿着讲求,发型一丝不苟,端着酒杯,站在一眼望不到边的自家花园里。

          他的狗在脚下的草坪自由自在地打滚,吃着牛排。

          你的老板说,今年通过大家的尽力,公司市值翻了一番,盼望大家明年持续尽力,祝大家新年快活。

          大楼发出夺目标光荣,各种壮丽的偶像载歌载舞,层出不穷的商品令人目不暇接,变幻的光明也透过窗户照亮了你简陋的卧室。

          照亮了你坑坑洼洼潮湿发霉的地板

          照亮了你发黄的电子屏墙壁

          你的那盏小台灯此时看起来无比的阴暗,被吞没在外面像不要钱一样肆意挥洒的的辉煌里

          可是,外面肆意挥洒的辉煌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一动不动地盯着小台灯

          终于,电量耗尽,灯熄灭了

          很多赛博朋克的作品都把年代设置在21世纪初,虽然现在飞车星际旅行这些高科技还没实现,但是赛博朋克“ 高科技,低生涯”的内核早已变成了现实。

          宏大的贫富差距,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控制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里

          金碧光辉的豪宅和密集堆叠的贫民窟就只有一墙之隔,泰姬陵洁白的大理石沾上了对岸贫民窟铁皮窝棚的倒影。

          沙特高端游客区,人造喷泉无穷制地挥洒,甚至还有人造雪地,另一边水比油贵,无数人逝世于饮用脏水带来的疟疾。

          政客在演讲台上大方激昂,把疫情变成脏水以邻为壑,染上新冠可以接收数十万美元一针的治疗再直升机送回白宫,大街上平民连检测都排不上号,变成郊区深埋的一具具尸体,然后政客还要说一句,也许这就是生涯。

          科技成为了剥削者用来奴役压榨的工具,将被剥削者逐渐异化成生产机器的附庸。你认为入职公司给你发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其实是公司给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配了一个人。

          什么是赛博朋克,这就是赛博朋克

          感激大家的dark♂力支撑,我也是一个科幻老粉。

          很多朋友提到了《黑镜》,我去看了下,黑镜S1E2很震动,主题很深入,推举大家看看。

          然后就是评论区几位朋友说我剽窃,确切开头从只能放下床的格子间被广告屏叫醒的场景跟《黑镜》很像,不过上来就是一个剽窃的罪名,我可真的坐不住了,得给自己说明下。

          首先,四面墙上有显示屏的格子间。

          这个概念在科幻作品里已经被用烂了好嘛,为了突出信息技巧发达,很直观的表示就是获取信息窗口数量的激增(简略说就是无处不在显示屏),以及人与周边环境的可交互性大大晋升(可触碰),所以综合两者,在科幻作品里很多场景都会表示一种“到处都是触摸显示屏”的感到。

          桌子,墙壁,门窗,只要是玻璃的都可以交互显示。

          我也不知为什么是倒的,大概想治治我的颈椎病

          比如《三体》里面

          那张床很快移人了一堆仪器中问,医生的白大褂变成纯白色,他用手指在墙上点丁一下,有三分之一的墙面被激活成显示屏,上面显示着庞杂的曲线和数据,医生开端紧张地操作。在缓缓移过的走廊墙壁上,罗辑也看到了许多被激活的显示区,它们大小不一,随机装点在墙上,其中一部分还显示着罗辑来不及看清的动态图像,好像是应用者分开时忘却关闭而留下的。因为墙壁上到处都可以激活成显示屏,这也是预感之中的。(为了堵喷子我还专门回去翻到了三体这一段)

          你说我剽窃黑镜,不如说我剽窃三体吧,好歹抄个更经典的不是?

          (而且,这个全部墙壁和天花板都是显示屏的设定其实不太合理,电子显示屏这种连续发光的东西都要解决散热的问题,比如商场的巨幅广告led屏幕,背后都有散热通风的装备,这个四个面都是电子屏幕的房间,里面也没有看到空调这些东西,黑人男主怕是要被热逝世。所以我的故事里假想的是四面墙上都是电梯广告屏幕PLUS)

          X10

          其次是被广告叫醒,现在很多人都会被电梯里不得不看的广告逼迫观看吧?我只是把这个广告搬到室内而已,至于充会员才干跳过广告不是视频网站惯例操作吗。

          你说我剽窃黑镜,那黑镜是在剽窃视频网站????

          还有说我剽窃黑镜那一集的,我真的要谢谢你,黑镜的思想深度比我这个即兴故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故事节奏和内容也优良到M78星云去了,而且故事内容完整不一样啊。

          还有说空中岛屿剽窃《阿丽塔》的,大哥,空中岛屿的设定您小时候是没看过《格列佛游记》吗?格列佛游记里面的飞岛国“勒皮他”, 这个飞岛靠一块磁石把持能随便升降,统治着飞岛外的大片国土和属国。

          那演播室的小朋友就要问了,孙悟空叔叔(划掉),那就是阿丽塔和你一起剽窃《格列佛游记》。

          众所周知,《格列佛游记》是一部讥讽小说,这里的飞岛国就是在讥讽英国对爱尔兰的的统治和剥削。所以这里用住在天上和地上来区分富人阶级和穷人就是一个很直观的“通用设计“啊,用物理的分层来暗示资本主义社会的分层这种设定不要太多好吗,《逆世界》《北京折叠》《三体》~~~

          至于说描述场景作风类似的。

          拜托!

          《黑镜》《阿丽塔》《副本》《头号玩家》这些原来就是赛博朋克的经典作品,里面当然有代表赛博朋克的元素啦,宏大的广告屏、人造义体、拥挤的贫民窟、鸽子笼房间、地下黑帮,毒品,病毒,巨型企业,这些原来就是赛博朋克世界的常见元素啊。既然我也写的赛博朋克,故事里有这些元素这不是很正常嘛。

          如果我和你都是人类,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注:此条剽窃亮剑李云龙),我能说你剽窃我吗?

          看到很多朋友说有《黑镜》那味,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黑镜》的主题一直都是探讨发展的科技如果没有妥当应用,会反过来对人的生涯造成怎样的损害,这个跟“high tech,low life”的赛博朋克内核不谋而合,说我有那味,阐明我想表达的意思大家也能get到。

          所以,您要是还是感到用了元素或者类似场景是我剽窃,那我只能说您开心就好。

          然后呢,昨天在评论区一位朋友推举下我去看了黑镜S1E2,太震动了。

          故事开端是这样的,男主生涯在一个平民都要蹬车发电的时期,每个人住在一个小格子间,每天蹬车里程换取工资用来花费。

          住的处所和工作的处所都有显示屏,会强迫播放广告,跳过要花钱,其中最多的广告就是色情电影和选秀广告。

          大部分人都是在木然地蹬车,一天过一天。

          男主小黑是里面比拟有自由思想的人,不会过度花费,也很自律辛苦工作,账户余额很多,但是很没有生涯的热忱。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女主小白,小白人长得美丽,而且歌颂得很好,小黑对他一见倾心,两人也在互动中互生好感。小黑激励小白去加入选秀,但是报名须要缴纳一大笔钱,小黑义无反顾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给小白报了名。小白也荣幸地获得了真人秀表演机遇,然而在舞台上,评委们表现漂亮的歌喉不缺,缺的是有漂亮歌喉的色情女星。并以永远不用蹬车,成为人上人为条件蛊惑小白。

          小白在面对三位鸡贼的评委和台下无数的观众(就是白天工作的蹬车人们),最终让步了,投身色情行业。

          小黑瓦解了,在自己的格子间看到女主的色情广告苦楚的闭上眼,但是广告检测到闭眼是会暂停的,并会一直催促小黑睁眼看完(这一幕太残暴了,男主演技在线)。

          从此小黑暗下决心,要攒钱去选秀场上痛斥评委和这些观众还有这个制度。

          最后小黑在舞台上用玻璃碎片自杀为要挟,发表了那篇痛斥的真情吐露,把这个制度的虚假残酷冷淡狠毒都揭穿了起来,并盘算自杀“报复”。

          这些残酷的欢愉终将以残酷结局。

          成果,富有经验的评委话锋一转,将他这番“揭穿”定义为一种新情势的show,并同样给了他成为人上人,不用蹬车的条件诱惑,让他废弃“报复”(我感到这里评委不是真的感到这是一场秀,而是临场想出的措施,不能让男主以逝世激发无数人的自由思考意志),最终,在全场的喝彩声中他做出的女主小白一样的选择,成为了一个靠怒吼怒斥制度走红的演员,成为了他讨厌的制度的一部分。

          非常地讥讽也非常的深入,女主的腐化,印证了资本为了逐利是不惜将美妙碾碎的,它会将美人肢解剖开,拿出一根根骨头组装成更吸引眼球的丑恶东西。而男主小黑的腐化,则是揭开了资本更加恐怖的一面:资本能将任何力气包装成为他们应用的工具,甚至是反对他们的力气。

          原来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小黑怒吼,变成了一个以此为卖点的新节目持续收割着流量。

          如果从这个角度思考,《黑镜》这部揭穿现实的剧,可能只是资本用来作为卖点进一步逐利的工具。

          近几年有很多反映黑暗现实的作品,《小丑》 《寄生虫》 它们每次都叫好又叫座,立意深入,有口皆碑,直指黑暗现实,但是成果呢,so what?

          沦为奥斯卡上的觥筹交织,成为上层人士的门面点缀,寄生虫导演获奖后说要喝酒喝到天亮庆贺,他真的会关怀住在地下室的人们不再被暴雨吞没吗?

          韩国频频上映的揭穿政府揭穿社会的电影,到底是医治毒疮的手术刀还是资本逐利的新工具

          谢谢大家,让我也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觉悟来就xx赞了”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