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otmtGC"></track>
  • <track id="wotmtGC"></track>

        <track id="wotmtGC"></track>

          • 日本少女漫画无翼鸟

          「知乎 北野望无马迅雷下载X 北野望作品集迅雷中文在线」联合征文活动:如果可以穿越,你最想过什么样的人生?

          《网恋后暴君要找我奔现怎么办》(正文完)

          架空历史暴君×温暖沙雕小姐姐

          1

          “宁姐姐,今天有人骂朕。”

          宁芫刚整理好自己明天要用的东西装进书包里,书桌上的手机便“嗡嗡”震撼了两声,点开标了新闻“+1”的聊天框,少年沉郁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等宁芫出声,那道少年音又持续道:“他说朕是个神经病,宁姐姐,朕是吗?”

          宁芫回想里一下历史书中对于这位少年暴君的描述,坑杀异己、暴戾无情、重刑轻义、对自己的皇叔赶尽杀绝……

          桩桩件件,随意拎一件出来都称得上残酷。

          顿了良久,宁芫才答复他:“倒也——”

          “所以朕就把他杀了,还用他的残肢泡了酒给跟他交好的那些人喝,宁姐姐你猜那些人是个什么反映?”

          少年暴君沉郁的语气一转,变得兴趣高涨起来,语末还带着几分高兴。

          当真变态。

          也是这种时候,宁芫才意识到对面这个的确是个实实在在的暴君,而不是那个可以被自己随便撩拨的普通少年。

          感受到宁芫的缄默,少年暴君的兴趣显明低迷了下来:“宁姐姐,你也怕朕吗?”

          废话,要不是隔着千年的时光以及手机,宁芫绝对在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就跑得远远儿的。说杀人就杀人,宁芫怎么可能不怕。

          “闻扈,”宁芫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也并不懂得那个两千多年前的真实时期,干脆转移了话题,“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

          这才有了点儿正常网恋的样子。

          闻扈性格不好,经常失眠,还不好好吃饭。每次都要宁芫哄他。

          好在这个少年暴君虽然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但出奇地对宁芫言听计从。

          “没有,”闻扈的语气放松下来,语调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宁姐姐不在,朕没胃口。”

          又来了。

          宁芫有点头疼,以往闻扈倾向被动、很少自动跟她表达情感,大概也是越来越熟习的缘故,她能显明感到到他开端尝试着回应她、甚至、想见她。

          “咳……”宁芫清了清嗓子,开端熟门熟路地哄骗他,“我不是说了嘛?我是寄居在古玉中的鬼魂,你见不到我的。”

          “可朕就是想见你,”闻扈有些固执,“你之前还说你要同朕成婚的。”

          这孩子。

          宁芫的耳根烧红一片,抛去他是个暴君的事实不说,听着跟她们班那些刚阅历完变声期的沙哑男声完整不同的悦耳少年音在自己耳边撒娇,这感到着实令人心颤。

          “宁姐姐,”闻扈的声音有些飘忽,可又偏偏带着些许勾人的意味,“朕必定,会找到你的。”

          当晚宁芫是晕晕乎乎睡过去的,在睡梦里,她似乎梦到自己被什么恐怖的奋力追逐着,宁芫跑得腿都要断了,就在她要拐过一个拐角时,那道原来让宁芫有些晕乎的少年音响了起来:

          “宁姐姐,找到你了。”

          宁芫差点儿被吓得心脏骤停。

          宁母见宁芫醒来,伸手拍了她一下:“再不起就要迟到了!”

          ……

          这可真是比那个梦还要恐怖,今天还要测验的,不能迟到。

          2

          “选B?不会吧,我明明算出来是26啊……”

          “不是5吗……”

          一直到出了校门,前面那两个女生还在叽叽喳喳讨论自己的答案。

          宁芫实在不好意思回忆,因为她做出来的答案跟她们俩都不一样。为了守住学渣的最后一丝尊严,在下一个路口到时,宁芫武断选择换了条路走。

          果然,换了一条路之后安静了很多。

          宁芫掏出手机开机,有三条未读信息。一条是来自宁母的:【快回家了吗?】

          宁芫回:【快了,马上。】

          另外两条则都是来自闻扈的:

          “宁姐姐,朕昨晚梦到你了,不过朕梦到你一直在躲朕。”

          “这些人可真烦,真想把他们都杀了、把尸体都扔给皇叔。”

          宁芫的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还是提示了一句:【别跟你皇叔对着干。】

          虽然宁芫是打的文字,但依据这么些天的经验,宁芫发明对面似乎能将自己的文字转化自己的声音。

          闻扈的语音很快回了过来,不过听起来对面有些嘈杂,像是有人在吵架似的。闻扈的声音不疾不徐:“宁姐姐。”

          宁芫想起他刚刚说的梦,手下噼里啪啦按起来:【本来就是你害得我做噩梦!】

          闻扈低低闷笑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像把小钩子:“宁姐姐也梦到朕了?”

          “惋惜朕在梦里看不清宁姐姐的脸。”

          虽然他那边嘈杂的声音还在持续,甚至偶尔能听到一两句“此事”“显王”、文绉绉的,但闻扈清越的声音还是压过了他们,无比清楚地传了过来:

          “朕找了几个巫师,宁姐姐,朕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宁芫一方面感到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另一方面自己能跟两千多年前的闻扈网恋这一事实又在不断冲击着她的世界观。

          “我——”

          她刚盘算启齿,就被人撞了一下肩。

          “不好意思。”是个戴墨镜的女人,身体高挑,但穿着比拟复古风。

          那人跟宁芫道了句歉便分开了。

          宁芫没太在意,刚才的语音太短所以没有发送胜利,她干脆换成了文字输入,反正对于闻扈来说也没差:

          【闻扈啊,你请巫师是没有用的。其实我来自未来。这个世界呢他是物资的世界,理论上来说,人只能通过超出光速达到未来,但是却不能回溯时间。也就是说,你是见不到我的——】

          还没来得及发送新闻,一股宏大的失重感袭来。

          宁芫的尖叫声卡在喉咙里,人也昏了过去。

          此时两千多年前的诏国朝殿。

          吵了许久的臣子意识到皇帝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终于逐渐宁静了下来。

          闻扈捏着手中上面血迹未干的墨色古玉,指尖用力到发白,面上的淡淡笑意也消散了、恢复成了平日的阴森。因为在他说出很快就能见到宁芫后,对面再没有回应。

          不想见他?

          还是说她只是想玩弄他的情感,不想负责?

          旁边的近侍太监眼看着少年皇帝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只能战战兢兢给下面几个不怕逝世的大臣使眼色,让他们惜着点儿命、别再出言顶撞了。

          但仍旧有人撞枪口——

          “栗城近日时有暴乱,前日抓的贼人又迟迟不肯流露背后指使之人,陛下——”

          “那就杀了。”

          闻扈轻飘飘说了句。

          撞枪口的大臣卡了壳,他是想劝陛下不要再如此暴虐,可?

          显王今日请了假,说自己感了风寒,故而没有来上早朝。

          那个大臣就是想找人求助都找不到,只好默默闭上了嘴,以防连同自己也被下令杀了。

          朝殿内一片逝世寂。

          闻扈突然起身径自分开,近侍太监说了句“散朝——”才又急忙跟上。

          出了朝殿,前面那道玄色的身影突然停下:

          “巫师呢?”

          3

          “去……显王……”

          “陛下……”

          宁芫忍着浑身的酸痛醒过来时,就发明自己正五体投地趴在地上,鼻尖还抵着一株嫩嫩的小草。

          “你是何人派来的?”

          一粗犷的大汉问她。

          宁芫一转头才发明自己正被一群古代士兵模样的人比着刀围着,一句国骂到了嘴边又被宁芫憋了回去。

          “……”不明白具体情形,没法儿胡编。

          宁芫看了眼锐利的刀刃,咽了口唾沫。她不会是真的穿越了吧?难道是闻扈请的巫师真的生效了?两千多年前啊,这好他妈离谱。

          “形容怪异,难保不是异邦的探子……”有人在刚刚问宁芫是何人的那个大汉耳边叨叨,眼神一个劲儿地瞟向宁芫背着的书包。

          那大汉也沉下面色,像是认同了这人的说法。

          宁芫:……

          现在氛围一时有点紧张,她一动都不敢动,唯恐这些人一个绷不住一刀砍下来让她血溅当场。

          正在宁芫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脱险时,一道男声的响起拯救了她:

          “慢着。”

          人群散开了些,露出那道男声主人的身影来。

          光线有些刺眼,宁芫眯着眼端详着那人。英眉俊目,身量高挑,年事大约四十高低、眼尾细纹显明。穿着一身广袖墨袍,上面用银线绣着“白虎撷玉”,是历史上唯一以白虎作为皇室图腾的诏国的皇室习俗。

          宁芫心一沉,来人显明是诏国的皇室中人,但不是闻扈、年纪和声音都对不上,这个年事的皇室男性、又似乎能命令这些士兵模样的人——是最后逼宫造反、举兵杀了闻扈的显王,闻扈的嫡亲皇叔,闻嵇。

          “王爷,此人怪异十分,乃是凭空呈现于皇陵外——”

          闻嵇抬手,示意那人不必再多说。

          “将人带走。”他扫视了几眼宁芫以及宁芫的书包,淡淡嘱咐了一句。

          他看着并不太凶,起码不像闻扈那样阴森,但却也是这样的人、杀了闻扈,得了个“救万民于水火”的美名。

          在地上趴了许久的宁芫终于有机遇起身,但身材上的不舒畅还是让宁芫苦楚了一瞬。

          她刚轻轻“嘶”了一声,闻嵇的一只大手便伸到了她的面前。

          宁芫自然没有顺势搭上去,而是刻意避开了他的手。

          闻嵇笑了一声,也没有追究她的“不知好歹”。

          “王爷,”宁芫随着他的人分开前,那群先前比着刀要挟她的士兵里突然又有人出声,“陛下那边——”

          宁芫的心也提了起来,闻扈是她在这里最熟习的人,能被带去闻扈那儿自然更好。

          然而成果注定要让她扫兴,闻嵇并没有因此废弃带宁芫走的想法:

          “皇陵由本王负责,现下皇陵凭空呈现一女子,本王将她抓回去审问,有何问题?”

          闻嵇的语气虽然依旧平和,但无端叫人感到一阵压制。

          那士兵也唯唯诺诺不再出声,只是等宁芫随显王分开后、才又焦急忙慌让人去禀告陛下此事。

          4

          “小姑娘,”闻嵇底本自顾自走在前面,但为了跟宁芫说话、步子慢了下来,几乎要跟宁芫并排而行,“你——”

          宁芫武断也一并放慢了自己的步子。

          察觉到她的刻意疏远,闻嵇只顿了一瞬便恢复了平和的模样:“你是为扈儿而来?”

          宁芫没说话,她的手伸进了其中一个口袋,悄悄捏紧了里面的防狼喷雾。不管怎么样,起码能在逝世之前对抗一下。

          “扈儿天性残酷,且生性多疑,”闻嵇悠悠道,“今日本王将你先行救下,你猜他会不会对你也有所防范?”

          “哦,对了,”他又故意恫吓宁芫,“他会不会认为你是本王故意派去接触他的,然后叫人砍了你?”

          宁芫暗骂了一句阴险小人,但面上却还装得一副迷茫:“扈儿是谁?”

          闻嵇没有计较她的装傻,而是持续道:“从此处进城,乘坐马车不过一个时辰,你可以在这一个时辰内好好想想对策,看自己如何才干不被他因为猜疑杀掉。”

          “若本王猜得没错,本王在皇陵抓住一形容怪异女子的新闻已经传了回去,本王那皇侄的人也该在显王府门口候着了。”

          从城外皇陵到城内,其实走了还不到一个时辰。

          宁芫被部署在了一辆单独的马车上,奇异的是显王竟然也没有让人收走她的手包和手机,这让她有机遇在马车上掏出自己的手机侥幸地试了试。

          手机显示信号满格,但时光一直停在10点50不动,宁芫发新闻也发不出去。甚至她之前给闻扈发的那一长串话前面也显示了一个红色的感慨号,发送新闻失败。

          手机没有任何用,宁芫扫兴地将手机收了回去装好。

          马车一直摇摇晃晃驶到显王府大门口。

          宁芫从马车高低来时,果然看到了如闻嵇所说、在门口已经等待多时的太监装扮的人。

          那太监正弯着腰同闻嵇说着话:“……奴还有主子的嘱咐没办好,便不多留了。”

          闻嵇笑着说:“那便不留公公了。”

          说完,他又朝宁芫看了过来。

          宁芫感到他实在不简略,既不因自己的突然呈现而觉得新颖好奇、也丝毫不在意闻扈前来要人。

          就,奇异。

          宁芫就这样一路又是困惑又是紧张地被人从这辆马车换到另一辆马车,又一路驶进了皇宫。

          皇宫大是大,也极尽威严富丽,但宁芫没心思观赏。闻嵇之前那番不知是恫吓还是什么的话,让宁芫心下惴惴。

          之前跟闻嵇隔着两千多年的时光和手机,自然可以不在乎他的身份甚至脾性,现在要面对他真人、宁芫……

          宁芫心境庞杂。

          “姑娘,到了。”

          阴柔的太监音隔着车帘响起。

          宁芫深吸一口吻,抚慰自己自己和闻扈可是网恋的关系,闻扈杀谁也不会杀自己的,然后才木着脸下了马车。

          绕过弯弯绕绕的红墙,终于来到了天子寝宫。

          跟宁芫在清宫剧里看到的不同,诏国皇宫内的建筑多为高台楼阁式,因为信奉的白虎图腾属火,所以火神的画像同样在皇宫内十分常见。

          “陛下、陛下饶命啊陛下——”

          宁芫的一只脚刚踏上寝殿台阶,里面便拖出来了一个涕泗横流的大男人。

          那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双手双脚抱在柱子上不肯分开:“陛下您就听臣一句劝吧——”

          宁芫底本已经做好了场面会十分血腥的筹备,成果看到的是一个毫发无损的男人抱着柱子毫无形象哭诉的场景。

          ……

          带宁芫进宫的太监见惯了这些,直接目不斜视地绕过了那人,在门口细声通禀:

          “陛下——”

          “人带来了。”

          话音将落,楼上一阵噼里啪啦的东西落地声。

          宁芫心一揪。

          闻扈那道熟习好听的声音隔着门板从楼上传来:“带……上来。”

          正文已完结

          专栏指路:

          网恋后暴君要找我奔现怎么办www.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