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otmtGC"></track>
  • <track id="wotmtGC"></track>

        <track id="wotmtGC"></track>

          • 日本少女漫画无翼鸟

          从娜迦卡波洛丝到元初公理

          俄洛伊的语音「你已经领教过真意了,现在战役,杀害,驯服」,以及对诺手的彩蛋里曾说:「你活得正符合娜迦卡波洛丝的道义,很好」,都流露出某种对于战斗的赞扬,而这种观念也与赫拉克利特不谋而合

          War is the father of all and the king of all

          赫拉克利特是最初以为战斗是好事的哲学家。“世界为奋斗所安排”,赫拉克利特说,“战斗是万有之父和万有之王”。如果没有奋斗和对峙,世界就会灭亡——停止或者毁灭。以下引用知乎一位大佬的答复具体说明

          从赫拉克利特的行事风格到他的文字里都有“奋斗即正义”的思想,甚至有这样的原话。而对峙面在奋斗中联合(对峙统一),从而形成了协调的活动(流变),赫拉克利特以为这种变更是永恒的。这个永恒不能是说说而已的幻想,所以在这种基本上,又有了一个“上帝”或“神”,不同于当时宗教的神,这就是一种宇宙的“逻各斯”,或者叫做宇宙正义,用以“防止对峙面奋斗中的任何一面获得完整的成功”,才干保证活动和变更的永恒——这形而上的部分,就是他的逻各斯,宇宙论里是宇宙理性或者宇宙动力,本体论的说明就是“火”[3]

          其实关于娜迦卡波洛丝的现实起源的内容就到这里了,可能有些人会因为章鱼这个形象把蛇母跟克苏鲁联想到一起,但是二者深层的关系并不大,也许还有一个雷同点是他们都是很古老的存在都是Old Ones。经过笔者一番考证,发明联盟中与古希腊文明相干的处所还不止这一处

          联盟里面还有一个起源于古希腊地域的处所是:Ionia艾欧尼亚就是赫拉克利特家乡的名字(游戏外一般将这个地域翻译为伊奥尼亚),可以说赫拉克利特就是“艾欧尼亚人”。

          伊奥尼亚是古希腊时期对今天土耳其安纳托利亚西南海岸地域的称呼。伊奥尼亚北端约位于今天的伊兹密尔,南部到哈利卡尔那索斯以北,此外还包含希俄斯岛和萨摩斯岛。伊奥尼亚这个名字来自于希腊的一个叫做伊奥尼亚人的部落。这个部落于前两千年后期在爱琴海岸定居。

          Ionia出生了赫拉克利特,而赫拉克利特最早将逻各斯引入哲学,用以阐明万物变更的规律性;其后,逻各斯的含意不断发展,成为“逻各斯学说”;逻各斯学说对犹太教神学及基督教神学发生了深远影响。现实历史中的Ionia孕育出了西方的宗教理论,而符文之地中的Ionia则是现实世界东方文明的投影,并且被称作初生之土。

          符文之地的两个文明居然在赫拉克利特身上达成了历史线索的收束

          以绪塔尔以精通元素魔法而驰名,也是第一批参加恕瑞玛帝国的独立国度之一。实际上,以绪塔尔文化发源极早,属于西部大迁徙的一部分,并孕育了后世的许多文明,包含芭茹、绚丽的海力亚、苦行的巨神峰族人。并且他们也有可能在第一个飞升者出生的进程中扮演了主要的角色。

          以绪塔尔和芭茹有着很深的渊源,前面芭茹文化已经讲到了娜迦卡波洛丝和古希腊的关系,那以绪塔尔的元素有多少起源于古希腊呢?让笔者来细心挖掘一番。这里重要讲的是《元初公理》yz.lol.qq.com/zh_CN/sto这篇故事,建议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先看一看。梳理一下这个故事里几个特别名字,可以大大进步浏览体验

          1、以绪塔尔的首都叫以绪奥肯,因为建在一座巨塔下被本地人称作至高塔座,联盟宇宙地图中称其为最后的圣所2、以绪塔尔包含统治者在内的统治阶级统称育恩塔尔,不包含统治者在内的统治阶级(官僚)叫育恩塔尔长老团,他们的职业称为元素使,现任执掌者的十位女儿被称作育恩阿莱3、巨塔内部有一个宏大的空室,它的地位特殊被设计在以绪塔尔、甚至是全符文之地的的几何中心,至少以绪塔尔人是这么以为的。而在这个空室的上方,悬垂着维达利安——一件古代圣物,能够将魔法编织成物资实体。相当于一个宏大的魔法纺织机,是以绪塔尔人成为元素使、参加育恩塔尔长老团的最终考验之地。

          以绪塔尔这个文明有一种把持自然元素的神奇理论,被称为元初公理THE AXIOMATA

          对于以绪塔尔的国民而言,全部世界都不过是众多物资作用力之间的交汇,而只有他们能够掌控这种力气。元素魔法的全体排列组合,从最简略到最庞杂,全都由一系列公理决议。而对于传授公理知识的巨塔来说,它们几乎是至高无上的

          对于以绪塔尔的国民而言,全部世界都不过是众多物资作用力之间的交汇,而只有他们能够掌控这种力气。元素魔法的全体排列组合,从最简略到最庞杂,全都由一系列公理决议。而对于传授公理知识的巨塔来说,它们几乎是至高无上的

          第三公理御水,第五公理御风,第十六公理御石,再加上未知次序的御火就很有《降世神通》的既视感了,当然也有御木(以该派系特有的园艺师职业为代表)和御金(其实是御磁石)等等。这套“公理体系”在《元初公理》里面有过几段的描写,故事重要描述了一位园艺师的儿子阿里埃参加育恩塔尔长老团的进程

          “那条正割线被你截断了,”一个坚定的批评声音传进我的意识,一条线段发出光明。“现在它将影响温度,而不是压强。”我没有理睬那个声音,凭意志握住更多丝线,将集束导向下一条线。经过几秒钟的高度集中,我听到自己的回应。“压强和温度是一对姐妹。只要我能把持空间,就能获得更强盛的后果。”我打消了育恩塔尔标注的幽影光明,持续自己的操作。在心坎深处,我觉得一种惊骇,因为自己竟然能如此淡然地拒绝长者的批驳。但在眼下,我摒弃了这种感到。又传来一个声音。“我看到,你的元初公理聚集中有十一条正切线。广泛接收的做法是对每一条正切线做一条平行线。如果不这么做,就会引入不必要的图形,就有失衡的风险。”我想起了米瓦西姆。这个做法是她自己的发现,受到我年青叛逆的启示。“广泛接收的做法并不是真正的掌控,仅仅是为了雅观。”我答复道。“这种衔接方法可以弥补第三公理,同时增强第五公理。它们的合力可以抵消散衡后果。”

          可以看出元初公理和几何图形有着千丝万缕的接洽,古代+几何图形+公理的组合进一步让人联想到了欧几里得的《几何底本》这部著作。《几何底本》的英文名Euclid's Elements直译过来就是欧几里得的元素,更印证了“教以绪塔尔人掌控元素的元初公理的原型就是《几何底本》”这个猜测。

          以绪奥肯:实际上,以绪塔尔并不像许多人想象中那样是无人居住的荒原。以绪奥肯的生态建筑群暗藏在雨林深处,远离不怀好意的贪婪眼光。城中的主建筑,统治阶级育恩塔尔的塔座,早在恕瑞玛人升起第一座太阳圆盘之前便已存在。

          再细心探讨一下这个元初公理。元初公理跟符文很类似,二者都是通过图形把持魔法,而非咒语。这似乎与以绪塔尔的第一代育恩有关。在《元初公理》中,主角阿里埃的导师说过

          “在最终之战过后的年岁里,混沌当道。全部世界都翻江倒海,充满着怪物和逝世亡。”“我们几乎被逼到了灭绝的边沿,就在那时,我们的贤者——第一代育恩,将以绪奥肯的元初公理变为了武器,平息了所有敌人,封锁了我们的边疆。由此,这里就成了唯一一片净土,安然渡过了那灾害浩劫的时日。”“残存的世界遭到了毒害。以绪塔尔的树冠华盖庇护了我们,其他处所的一切都被毁灭吞噬。”

          个人推测以绪奥肯的元初公理的起源可能就来自世界符文,目前凡人能够驾驭并发明出与世隔断的一片净土的东西应当就只有世界符文了。原来这一段并不能印证,仅仅让笔者提出了料想,但是之后奇亚娜与阿里埃的对话也能印证这点(他们都在试炼中看到了弗雷尔卓德的气象)。

          在我的试炼中,小埃,我看到了最光辉的气象。一个可以说是原始的生物,伸出爪子袭向天空,它拥有那么宏大的力气,那种力气应当只存在于巨塔里!它距离我们非常遥远,而且许多人都在为了争抢它而厮杀维达利安:以绪奥肯中心巨塔内部有一个宏大的空室,它的地位特意被设计在以绪塔尔、甚至是全符文之地的的几何中心,至少以绪塔尔人是这么以为的。而在这个空室的上方,悬垂着维达利安——一件古代圣物,能够将魔法编织成物资实体。

          这种“只应当存在于巨塔中力气“(巨塔即以绪塔尔首都-以绪奥肯的中心建筑)是被人所争抢的,并不像的单纯的魔法,而且在弗雷尔卓德能够被人争抢的魔法似乎也只有世界符文了。目前瑞兹在弗雷尔卓德就回收了至少两块符文(短篇和cg里各有一块,布兰德身上的不知道是否也是),奇亚娜看到的也许就是存在于弗雷尔卓德的另一块符文,或者她看到的是之前一块符文的过去的气象。最后别忘了,以绪塔尔还孕育了海力亚(即福光岛),而海力亚有一个远古结社专门收集世界符文,两地和世界符文有着很奥妙的关系。

          在《元初公理》中主角阿里埃提到自己为了参加育恩塔尔长老团成为元素使研习了“数十年的哲学思考与修辞学争辩”,以及

          我曾称他们为完善的哲学家。真谛的探寻者。我收集了那么多小物件,我曾盼望摸索并研究外面的世界。我曾幻想着自己能有资历与最英明的思想唇枪舌剑,让真谛之光照射符文之地。

          都能让读者感受到这个地域对于魔法的特别懂得,魔法就是一种知识,研习魔法像是研讨哲学,治理国度的元素使则像哲学家。这种种词语表达确切很让人在字面意义上联想到柏拉图在《幻想国》所描写的哲人王、即让哲学家管理国度,不过以目前的信息来看绪塔尔的统治阶层只是尊崇“古代哲学(实质元素魔法)”的封建官僚罢了。(如果这个派系能呈现一位好汉能把这里的“欧式几何”魔法转变成“非欧式几何”魔法,那就很有趣了。)

          郡县:那些最值得托付的育恩塔尔长老将被下派到以绪奥肯城外的郡县和村落担负处所长官,比如欧姆卡、宿勒恩、帕若萨等地。他们的职责包含解决当地纠纷、测试有潜力的学员、以及兼顾计划,保证以绪塔尔的国民尽可能不与外人进行交换

          在故事中当阿里埃完成了试炼,他亲眼看到了本相,认识到了自己之前懂得到的外部世界都是幻像,但他选择了接收本相

          当然了。这个世界当然没有逝世去。以绪塔尔当然不是唯一一个招架了灾害浩劫的处所,我们只不过是用了一层藤蔓的幻象帷幕而已。我当然不会是独行的冒险者。在空气屏障的包裹之中荡遍全世界?笨拙。我想起了父亲,作为园艺师的他,对自己的作品那么骄傲。对藤蔓帷幕的真正意义那么无知。育恩塔尔长老团世世代代都在保持这个幻象这个世界的本相不能被简略地说明或讲述;你必需自己亲眼看见,必需有足够的智慧,放下自己最初的反映,得到最终的领悟。我把一阵不可救药的笑意藏在心里,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育恩塔尔长老共聚于此。毫无疑问,以他们共同的力气,可以轻易摧毁或困惑走到我这一步、且被情感驯服的人,即便我控制着以绪奥肯的力气,对他们来说也不足为惧。我的恼怒冷却下来化为决心。我扫视周围,迎接每一位贤者投下来的注视。我的眼神在对他们说:我已经通过了你们的试炼,剩下的都是走过场。我不会被现实击垮。我回到几何线条之中,开端完成最后的收束

          主角的这段阅历则让笔者想到了柏拉图《幻想国》里面的洞穴隐喻

          有一群囚徒每天生涯在一个洞穴里,他们的头部和脚都被捆绑起来,无法动弹,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堆火,在囚徒和火的中间有一堵矮墙,沿着墙的下面有人举着各种各样的雕像走过,火光将这些雕像投影在囚徒对面的洞壁上,形成各种影像,而囚徒以为这些影子就是实物本身。有一天,某个囚徒分开了洞穴见到洞外的阳光时,开端慢慢察觉本来我们一直被影像所诈骗。于是他返回与其他的囚徒讲述着自己所看到的本相,但是他惊讶的发明,他们居然都不信任他。

          依照这个逻辑来说,如果一个普通人在没有通过成为元素使而得知世界本相的情形下,就意外得知了这个本相也许真的不能接收。就算他真的好奇想要出去摸索,可能连维护自己族人的丛林都走不出去,就像视力削弱的囚徒走不出洞穴。

          “强迫制作幻象”是掌权者对于大众的维护,更是对旧有秩序的维护,也是对自身特别位置的维护,不过这里保护旧秩序的人从洞穴寓言的无知的“被囚者”,变为了育恩塔尔的有知的”囚人者“。而阿里埃和奇亚娜似乎还没有为“囚徒”们讲述本相的盘算,或许要等候以后的故事发展了。

          力气的衣装:当一个人被育恩塔尔长老团接纳,新成员自身的魔法将经由维达利安纺织、缠绕在此人的周围,制成闪亮的衣物,可以依据穿着者的须要作出相应转变。这个进程也是对元素使身份的确认,新元素使将继承重担,引导并教授其他人。 (在《元初公理》中主角阿里埃最初的魔法设备只是风素索)

          部分素材起源

          《好汉联盟》宇宙

          Hello World | 点木

          leagueoflegends.fandom.com

          en.wikipedia.org/wiki/H

          由于没有找到拳头官方人员的原文,只好用引用了官方原文的讨论帖来取代了:reddit.com/r/loreofleag

          SIXMOREVODKA

          参考

        1. ^背景作者在发明这个宗教时曾对前基督宗教和印度教做了大批研讨
        2. ^英文原文是I did a lot of research on pre-christian faiths and Hinduism when creating this religion. Our real world pantheistic religions do not (and did not) believe in individual gods in a childlike way. It was/is a very philosophically complex view of the universe, where elements, and ideas are broken down and given constructs to hold greater concepts. Those constructs exist as dualities == both a truth and as mere symbol of a higher truth. (Thus the signifier is viewed with equal import as the signified) Using those definitions (which is how Illaoi sees the world). A god is not simply "a being of a particular power level" it the reflection of an abstract truth.
        3. ^https://www./question/22631009/answer/22129935
        4. 联系我们